共和縣律師推薦
共和縣律師-律師入駐
律師入駐
8000w+當事人選擇的平臺
400 666 0996
立即入駐
共和縣律師-律師入駐
律師入駐
8000w+當事人選擇的平臺
400 666 0996
立即入駐
共和縣律師-律師入駐
律師入駐
8000w+當事人選擇的平臺
400 666 0996
立即入駐
提交咨詢(xún)
  • 實(shí)名認證
  • 執業(yè)認證
  • 平臺認證
律師已通過(guò)平臺三重認證,請您放心咨詢(xún)!
  • 共和縣律師案例
  • 共和縣律師文集
  • 弟弟遺產(chǎn)贈姐姐,弟媳質(zhì)疑引爭議
    提出訴訟請求:1、請求依法分割坐落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屋一套,其中屬于趙某東的份額即該房屋的二分之一歸原告所有;2、本案訴訟費由被告承擔。事實(shí)和理由:趙某蘭、趙某旭系被繼承人趙某東的姐姐,趙某賢、林某系趙某東父母,楊某系趙某東的配偶,趙某昊系趙某東的兒子。趙某東于2018年病逝……趙某東生前以遺囑的形式將自己名下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產(chǎn)自有份額即該房產(chǎn)的50%處分給趙某蘭、趙某旭,由二人繼承該遺產(chǎn)。趙某東病逝后,趙某蘭、趙某旭就遺產(chǎn)繼承事宜與楊某等協(xié)商未果。特訴至法院,請求判如所請。被告辯稱(chēng)林某向法庭郵寄答辯狀稱(chēng),同意原告的訴訟請求。楊某、趙某昊辯稱(chēng),原告的訴訟請求所依據的遺囑無(wú)效,有侵吞和搶奪遺產(chǎn)的事實(shí),嚴重侵犯其他繼承人的合法權利,其訴訟請求應予駁回。一、原告所持遺囑無(wú)效,落款處日期不是趙某東本人書(shū)寫(xiě),遺囑中多處數字也不是趙某東本人書(shū)寫(xiě);遺囑內容有明顯的修改痕跡,不能確定是在趙某東神志清醒情況下的真實(shí)意思表示。法律規定“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dòng)能力又沒(méi)有生活來(lái)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份額”?!皞卧斓倪z囑無(wú)效”。本案遺囑中立囑人趙某東為趙某昊父親,楊某的丈夫,其于2018年10月7日入住北京某醫院住院并很快進(jìn)入病危狀態(tài)的情況,原告始終沒(méi)有如實(shí)向我方告知。關(guān)于遺囑的存在和執行原告亦從未與我方溝通,且該份遺囑未予立囑人的未成年子女趙某昊保留相應的份額,其落款處日期書(shū)寫(xiě)也不是趙某東本人書(shū)寫(xiě),內容明顯修改痕跡,不能確定是在趙某東神志清醒情況下的真實(shí)意思表示。我方對原告所持遺囑的真實(shí)性存疑。原告所持遺囑違反了繼承法關(guān)于特留份的規定,趙某昊的教育費用和生活費用在遺產(chǎn)份額中未能保留,該遺囑無(wú)效;該房產(chǎn)為趙某東、楊某和趙某昊家庭名下唯一房產(chǎn),楊某為房產(chǎn)付出的貢獻更大,從繼承人實(shí)際需要角度考慮,也需要考慮楊某和趙某昊的生存需要。請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法院查明趙某賢(已于2019年去世)與林某系夫妻,二人生育長(cháng)女趙某蘭、次女趙某旭、兒子趙某東(已于2018年去世)。趙某東與楊某于1995年8月3日結婚,于2001年8月21日生育一子趙某昊。趙某東與楊某二人于2004年購買(mǎi)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屋,于2005年6月7日取得該房屋房產(chǎn)證,登記在趙某東名下。目前涉案房屋由楊某、趙某昊共同居住使用。2018年7月16日,趙某東手寫(xiě)遺囑一份,內容為“由于本人身患重病故在本人頭腦清醒時(shí),特立此遺囑。位于海淀區一號,是夫妻共有資產(chǎn)在病故或意外后,將歸我所有的50%房產(chǎn)份全部留給我兩位姐姐繼承各占50%份額,大姐趙某蘭,二姐趙某旭。同時(shí)委托兩位姐姐代我行使照顧父母并為父母養老送終的義務(wù),立囑后由趙某旭保存”。該遺囑底部有立囑人趙某東簽字并注明日期為2018.07.16。遺囑內容中房產(chǎn)信息一號有由“二號”改為“一號”的改動(dòng)痕跡。2018年10月15日,趙某東去世。庭審中,楊某、趙某昊對遺囑的真實(shí)性存在異議,申請鑒定;因鑒定存在檢材不具備鑒定條件(檢材特種反應不足)以及無(wú)樣本、樣本不充分或不具備比對條件(不具備比對條件的比對樣本),終止鑒定。另,經(jīng)本院詢(xún)問(wèn),趙某蘭、趙某旭要求對涉案房屋實(shí)際分割,但趙某蘭、趙某旭及楊某、趙某昊均無(wú)法給予對方涉案房屋相應份額的折價(jià)款。裁判結果趙某東名下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屋歸趙某昊、楊某、趙某蘭、趙某旭共有,楊某占50%產(chǎn)權份額,趙某昊占10%產(chǎn)權份額,趙某蘭占20%產(chǎn)權份額,趙某旭占20%產(chǎn)權份額。房產(chǎn)律師點(diǎn)評公民可以立遺囑將個(gè)人財產(chǎn)指定由法定繼承人的一人或者數人繼承。根據我國民事訴訟法的規定,當事人有對對方當事人提交的證據進(jìn)行質(zhì)證的權利,林某經(jīng)法院合法傳喚,無(wú)正當理由拒不到庭應訴,視為其放棄了質(zhì)證的權利。本案中,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屋系趙某東、楊某在夫妻關(guān)系存續期間共同購買(mǎi)的房屋,系二人夫妻共同財產(chǎn),雙方各自占有該房屋50%的產(chǎn)權份額。楊某、趙某昊主張楊某購買(mǎi)涉案房屋出資較多應占有較大份額,于法無(wú)據,法院不予認可。趙某東于2018年7月16日所立遺囑內容系其本人真實(shí)意思表示,處分的遺產(chǎn)系其個(gè)人合法財產(chǎn),遺囑符合自書(shū)遺囑的條件,故該遺囑合法有效,應遵照執行。楊某、趙某昊雖對該遺囑日期提出異議,但未提供相關(guān)證據予以證明,法院對其異議不予認可。根據相關(guān)法律規定,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dòng)能力又沒(méi)有生活來(lái)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chǎn)份額。遺囑人未保留缺乏勞動(dòng)能力又沒(méi)有生活來(lái)源的繼承人的遺產(chǎn)份額,遺產(chǎn)處理時(shí),應當為該繼承人留下必要的遺產(chǎn),所剩余的部分,才可參照遺囑確定的分配原則處理。繼承人是否缺乏勞動(dòng)能力又沒(méi)有生活來(lái)源,應按遺囑生效時(shí)該繼承人的具體情況確定。本案中,趙某東去世時(shí),趙某昊尚未成年,雖有其母楊某撫養,但其自身并沒(méi)有一定的經(jīng)濟收入。故趙某昊屬于法律規定的應予以保留必要遺產(chǎn)份額的繼承人,而趙某東在遺囑中未給趙某昊保留必要的遺產(chǎn)份額,違反了法律強制性規定,法院認定趙某東所立遺囑中處分的遺產(chǎn)即其對涉案房屋的50%產(chǎn)權中應留給趙某昊必要的份額,法院考慮房屋價(jià)值、趙某昊學(xué)習及生活所需費用情況等因素后酌情認定趙某昊享有涉案房屋10%的產(chǎn)權份額。趙某東遺產(chǎn)中除去留給趙某昊的10%產(chǎn)權份額,剩余40%產(chǎn)權份額參照趙某東所立遺囑確定的分配原則處理,即由趙某蘭、趙某旭共同繼承,每人各占20%產(chǎn)權份額。綜上,涉案房屋歸趙某昊、楊某、趙某蘭、趙某旭共有,楊某占50%的產(chǎn)權份額,趙某昊占10%的產(chǎn)權份額,趙某蘭、趙某旭各占20%的產(chǎn)權份額。每個(gè)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師對案情進(jìn)行細致的分析,才能有專(zhuān)業(yè)的判斷,我們團隊擅長(cháng)處理各類(lèi)房屋糾紛,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們真誠的希望您可以來(lái)電詳細說(shuō)明情況,我們會(huì )盡力為您解答!
    共和縣律師-靳雙權律師
    靳雙權律師
    2024-07-21
    人瀏覽
  • 非營(yíng)運車(chē)輛能否主張停運損失?
    的黃XX并互加微信,從黃XX租賃了一輛保時(shí)捷718。2021年12月1日,劉XX又從黃XX租賃了一輛保時(shí)捷帕拉梅拉,租期一天,租賃的當天下午6點(diǎn)左右發(fā)生交通事故致前車(chē)項X的哈弗車(chē)損傷。劉XX立即通知黃XX過(guò)來(lái),事故處理完后,黃XX便開(kāi)回車(chē)輛。事后,黃XX向哈弗車(chē)主項X賠付維修費6100元,之后又從其投保的商業(yè)三者險的保險公司全額獲賠6100元。2022年9月,黃XX向法院起訴,要求劉XX支付維修費、賠償款、租金損失等各項費用共計585000元。裁判結果雙方在法庭的主持下自愿調解,達成協(xié)議如下:劉XX于2022年10月28日前賠償黃XX停運損失12000元及折舊費3000元,合計15000元。律師點(diǎn)評我國對車(chē)輛從事經(jīng)營(yíng)性活動(dòng)采取嚴格監管的立場(chǎng),其各個(gè)組成要素必須具備合法性,其包括但不限于經(jīng)營(yíng)者的資質(zhì)合法、車(chē)輛的資質(zhì)合法、駕駛人的資質(zhì)合法、經(jīng)營(yíng)過(guò)程的合法等等。合法經(jīng)營(yíng)系停運損失的基礎,非法之停運損失不應當受到保護。從事客運、貨運的機動(dòng)車(chē)行駛證上使用性質(zhì)登記為“營(yíng)運”,適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而車(chē)輛租賃經(jīng)營(yíng)服務(wù)公司提供的機動(dòng)車(chē)根據2020年12月20日頒布的《小微型客車(chē)租賃經(jīng)營(yíng)服務(wù)管理辦法》行駛證上使用性質(zhì)登記的是“租賃”。其中規定小微型客車(chē)租賃經(jīng)營(yíng)者未取得道路運輸許可,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中關(guān)于從事非法營(yíng)運的規定進(jìn)行處罰?!吨腥A人民共和國道路運輸條例》第六十三條規定,違反本條例的規定,未取得道路運輸經(jīng)營(yíng)許可,擅自從事道路運輸經(jīng)營(yíng)的,由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交通運輸主管部門(mén)責令停止經(jīng)營(yíng);有違法所得的,沒(méi)收違法所得,處違法所得2倍以上10倍以上的罰款;沒(méi)有違法所得或者違法所得不足2萬(wàn)元的,處3萬(wàn)元以上10萬(wàn)元以下的罰款;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本案中,原告黃XX為個(gè)人,事故車(chē)輛的車(chē)主項X也為個(gè)人,均無(wú)車(chē)輛出租資質(zhì)和營(yíng)運資格,車(chē)輛行駛證注明車(chē)輛使用性質(zhì)為非運營(yíng),其主張的租金損失為違法所得,不受法律保護。黃XX也未能證明車(chē)輛屬于營(yíng)運車(chē)輛、車(chē)輛修理時(shí)間91天的合理性及修理期間必然存在與訴請相當租金收益的證據。關(guān)于主張車(chē)輛賠償款300000元系違約金性質(zhì),劉XX沒(méi)有故意或操作不當使車(chē)輛損壞,而是正常使用車(chē)輛的交通意外事故追尾,且未造成黃XX重大損失,有關(guān)條款約定明顯畸高,于法無(wú)據。另外,黃XX就本次事故向前車(chē)哈弗車(chē)主項X賠付6100元,帕XX車(chē)主已經(jīng)通過(guò)商業(yè)三者險從保險公司全部獲賠,同一侵權行為對應的損害后果是唯一的,侵權損害賠償遵循填平原則,同一侵權行為應避免重復賠償,該費用應由黃XX返還給劉XX。
    共和縣律師-張玉律師
    張玉律師
    2024-07-21
    人瀏覽
  • 再婚家庭遺產(chǎn)紛爭,婚內購房后老人去世,子女如何分割?
    請求:判令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由被告繼承,由被告給原告八分之三份額的折價(jià)款人民幣1784250元。事實(shí)與理由:原告與吳某鵬系父子關(guān)系,吳某鵬于2016年去世,未留有遺囑。吳某鵬于1970年與周某旭登記結婚,婚后育有一子即原告,雙方于1976年離婚,原告由周某旭撫養。1978年,吳某鵬與宋某丹再婚,被告系宋某丹之子,再婚時(shí)被告10歲,與吳某鵬形成了繼父子關(guān)系。宋某丹于2007年8月21日去世。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四分之三份額屬于吳某鵬的遺產(chǎn),要求按照法定繼承處理,上述房屋由被告繼承,被告給付原告八分之三的房屋折價(jià)款,請求依法裁判。被告辯稱(chēng)宋某昊辯稱(chēng),認可原告所述親屬關(guān)系及被繼承人死亡事實(shí),不同意原告訴訟請求。原告系有撫養能力、撫養義務(wù)的繼承人,不對被繼承人盡贍養義務(wù),故不應當分得遺產(chǎn)。被告對被繼承人盡到全部贍養義務(wù),故被繼承人的遺產(chǎn)應由被告全部繼承。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登記在被繼承人吳某鵬名下,系吳某鵬與宋某丹的夫妻共同財產(chǎn),各占二分之一的份額。宋某丹去世后,該房屋中屬于宋某丹遺產(chǎn)的份額,要求在本案中一并予以處理,由吳某鵬與被告平均繼承,各繼承該房屋四分之一份額。吳某鵬死亡后,該房屋中四分之三產(chǎn)權份額屬其遺產(chǎn),故該房屋應由被告繼承。原告提出的折價(jià)款比例被告不認可,被告愿意支付10%的房屋折價(jià)款給原告。周先生對宋某昊主張辯稱(chēng),認可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系宋某丹與吳某鵬夫妻共同財產(chǎn),同意對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中屬于宋某丹遺產(chǎn)的部分在本案中一并予以處理,由被告與吳某鵬平均繼承,即各繼承整個(gè)房屋的四分之一份額。法院查明被繼承人吳某鵬與周某旭于1970年登記結婚,婚后育有一子周先生。1976年吳某鵬與周某旭離婚后,周先生由周某旭撫養。1978年吳某鵬與宋某丹再婚,婚后未生育子女,再婚時(shí)宋某丹之子宋某昊尚未成年,隨吳某鵬、宋某丹共同生活。宋某丹于2007年8月21日死亡,吳某鵬于2016年4月10日死亡。審理中,原、被告雙方均表示,宋某丹與吳某鵬的父母均先于宋某丹與吳某鵬死亡,宋某丹死亡后吳某鵬未再婚,宋某丹與吳某鵬死亡前均未留有遺囑或遺贈撫養協(xié)議。1999年9月,吳某鵬與S公司簽訂《房屋買(mǎi)賣(mài)合同》,約定由吳某鵬按照成本價(jià)購買(mǎi)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房?jì)r(jià)款46878元。2001年7月27日,訴爭房屋所有權登記在吳某鵬名下。訴訟中,雙方當事人均認可訴爭房屋系吳某鵬與宋某丹的夫妻共同財產(chǎn),宋某丹死亡后訴爭房屋中的二分之一的份額屬于宋某丹的遺產(chǎn),由宋某昊與吳某鵬繼承,各繼承訴爭房屋四分之一的份額。吳某鵬死亡后,訴爭房屋的四分之三份額屬于吳某鵬遺產(chǎn)。審理中,原告申請對訴爭房屋現價(jià)值進(jìn)行評估,訴爭房屋正常市場(chǎng)價(jià)值人民幣4758000元。關(guān)于訴爭房屋的分割方式,原告主張不要求分得房屋,由被告支付折價(jià)款,被告表示要求分得房屋,但不同意原告主張的應繼承份額及折價(jià)款數額。關(guān)于被告主張其盡了全部贍養義務(wù),原告未盡到贍養義務(wù)一節。庭審中,證人出庭作證,可以證明被告對吳某鵬晚年生活進(jìn)行了較多照顧。被告提交北京市朝陽(yáng)區某社區居民委員會(huì )于2016年6月22日出具的居住證明,可以證明吳某鵬和被告自2013年10月起至2016年4月在訴爭房屋中居住。另,被告提交的吳某鵬的醫院病案、門(mén)急診病歷手冊、被告銀行信用卡交易明細,可以證明吳某鵬生病期間,被告承擔了較多的贍養義務(wù)。裁判結果登記在吳某鵬名下的位于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由宋某昊繼承;宋某昊于本判決生效后十五日內支付周先生房屋折價(jià)款人民幣1427400元。房產(chǎn)律師點(diǎn)評遺產(chǎn)是公民死亡時(shí)遺留的個(gè)人合法財產(chǎn)。訴爭房屋系吳某鵬與宋某丹婚姻存續期間購買(mǎi),已辦理所有權登記,故該房屋屬于吳某鵬與宋某丹的夫妻共同財產(chǎn)。夫妻在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財產(chǎn),除有約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遺產(chǎn),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產(chǎn)的一半分出為配偶所有,其余的為被繼承人的遺產(chǎn)。故宋某丹死亡時(shí),該房屋的一半份額為宋某丹的遺產(chǎn)。繼承開(kāi)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F未有證據證明宋某丹死亡前留有遺囑或遺贈撫養協(xié)議,故本案應當按照法定繼承辦理。繼承開(kāi)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配偶、子女、父母為第一順序繼承人。宋某丹的父母先于宋某丹死亡,故應由其配偶吳某鵬,兒子宋某昊繼承。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產(chǎn)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現原、被告雙方均同意由吳某鵬與宋某昊均等繼承,法院不持異議。繼承開(kāi)始后,繼承人沒(méi)有表示放棄繼承,并于遺產(chǎn)分割前死亡的,其繼承遺產(chǎn)的權利轉移給他的合法繼承人。吳某鵬于宋某丹遺產(chǎn)分割前死亡,現未有證據證明吳某鵬曾表示放棄繼承宋某丹的遺產(chǎn),故吳某鵬繼承宋某丹遺產(chǎn)的權利轉移給他的合法繼承人。故訴爭房屋中屬于宋某丹遺產(chǎn)的部分,二分之一由宋某昊繼承,剩余二分之一吳某鵬的合法繼承人轉繼承。吳某鵬對訴爭房屋原享有的二分之一的份額屬于其遺產(chǎn)。繼承開(kāi)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F未有證據證明吳某鵬死亡前留有遺囑或遺贈撫養協(xié)議,故本案應當按照法定繼承辦理。繼承開(kāi)始后,由第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配偶、子女、父母為第一順序繼承人。子女包括婚生子女、有扶養關(guān)系的繼子女。吳某鵬與宋某丹再婚時(shí)被告尚未成年,并隨吳某鵬、宋某丹共同生活,雙方形成扶養關(guān)系。吳某鵬的的父母、配偶先于吳某鵬死亡,故吳某鵬的遺產(chǎn)應由原、被告繼承。同一順序繼承人繼承遺產(chǎn)的份額,一般應當均等,但對被繼承人盡了主要扶養義務(wù)或者與被繼承人共同生活的繼承人,分配遺產(chǎn)時(shí),可以多分。本案中,現有證據能夠證明被繼承人吳某鵬與被告共同生活,并由被告承擔了較多的照顧義務(wù),故被告可以適當多分吳某鵬的遺產(chǎn),具體份額法院酌情予以考慮。北京市朝陽(yáng)區一號房屋中屬于吳某鵬遺產(chǎn)(包括其繼承宋某丹的部分)的部分,由原、被告繼承,法院酌定原告繼承40%份額,被告繼承60%份額。宋某丹與吳某鵬遺產(chǎn)繼承后,原告對該房屋享有30%的份額,被告對該房屋享有70%的份額。在該房屋的具體分割上,原、被告一致同意由被告分得房屋并向原告支付折價(jià)款,故訴爭房屋由被告分得,被告按照評估的市場(chǎng)價(jià)值支付原告相應折價(jià)款。每個(gè)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師對案情進(jìn)行細致的分析,才能有專(zhuān)業(yè)的判斷,我們團隊擅長(cháng)處理各類(lèi)房屋糾紛,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們真誠的希望您可以來(lái)電詳細說(shuō)明情況,我們會(huì )盡力為您解答!
    共和縣律師-靳雙權律師
    靳雙權律師
    2024-07-20
    人瀏覽
  • 部分繼承人不認可養子女繼承權,法院經(jīng)綜合判斷后認定養子女可參與繼承
    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林某文按照遺囑繼承被繼承人林某賢名下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屋(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一號房屋);2、判令林某文、林某杰依法繼承被繼承人林某賢所有的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二號房屋份額(以下簡(jiǎn)稱(chēng)二號房屋);3、判令張某旭與林某文、林某杰依法繼承被繼承人林某賢享有的位于海南省三號房屋份額(以下簡(jiǎn)稱(chēng)三號房屋);4、判令張某旭與林某文、林某杰依法繼承被繼承人林某賢享有的位于海南省四號房屋份額(以下簡(jiǎn)稱(chēng)四號房屋);5、判令張某旭與林某文、林某杰依法繼承被繼承人林某賢享有的位于海南省五號房屋份額(以下簡(jiǎn)稱(chēng)五號房屋);6、判令張某旭與林某文、林某杰依法繼承被繼承人林某賢享有的位于北京市懷柔區六號房屋份額(以下簡(jiǎn)稱(chēng)六號房屋);……。事實(shí)與理由:林某文、林某杰系親姐妹關(guān)系,張某旭系林某文、林某杰的繼母。2015年8月24日,林某文、林某杰的父親林某賢去世。父親生前有自書(shū)一份遺囑,內容為“一號房屋待我百年之后歸女兒林某文繼承。任何人不得與其爭執?!鼻以撘惶柗课萦闪帜澄暮图胰艘恢本幼≈两?。除上述一號房屋外,被繼承人林某賢生前還購置了其他多處房產(chǎn),均在張某旭控制之下。被繼承人林某賢去世后,林某文、林某杰多次與張某旭就遺產(chǎn)繼承問(wèn)題進(jìn)行協(xié)商無(wú)果。為維護我們自身合法權益,請求法院公正裁決。被告辯稱(chēng)張某旭辯稱(chēng),林某文、林某杰提供的遺囑不符合自書(shū)遺囑的法定形式要求件,未按繼承法的規定注明年、月、日,且意思表示不真實(shí),遺囑單方面處分了夫妻共同財產(chǎn),不具有自書(shū)遺囑的效力,應當認定為無(wú)效遺囑。另外,我1988年收養了張某斌為子,我與林某賢結婚后繼續對張某斌進(jìn)行了撫養和教育,直至其成年。因此,養子張某斌為被繼承人林某賢的合法繼承人,應追加為本案當事人,繼承林某賢相應的遺產(chǎn)。張某斌辯稱(chēng),同意張某旭的訴訟請求及所述的事實(shí)與理由,我8歲開(kāi)始和張某旭一起生活并辦理了收養公證,某單位出具的張某旭人事檔案中有關(guān)張某斌系張某旭之子的記載,證明我是張某旭的養子。我11歲隨養母張某旭和林某賢結婚并一起生活,與林某賢形成繼子女關(guān)系。故我作為林某賢的繼子,要求依法繼承林某賢的遺產(chǎn)。另外,我依法繼承的林某賢遺產(chǎn)份額都寫(xiě)在張某旭名下,具體我與張某旭分得的財產(chǎn)不要求細分。法院查明張某旭與林某賢于1991年4月8日登記結婚。林某賢系再婚,張某旭系初婚。林某文、林某杰系林某賢與前妻所生,林某賢與張某旭結婚時(shí),林某文、林某杰已成年。林某賢于2015年8月29日去世,留有自書(shū)遺囑一份,內容為:“一號房屋待我百年之后歸女兒林某文繼承。任何人不得與其爭執?!甭淇钐幱辛帜迟t的簽名,日期處寫(xiě)有:“xx歲生日”。在張某旭與林某賢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張某旭、林某賢共同購置了登記在林某賢名下的一號房屋、登記在張某旭名下的二,三,四,五號房屋。另外,張某旭購買(mǎi)了六號房屋,房屋系該村農村集體土地上建設,未取得國家相關(guān)部門(mén)批示,亦未取得國家相關(guān)部門(mén)頒發(fā)的房屋所有權證書(shū),該房屋購買(mǎi)價(jià)格為148萬(wàn)元;經(jīng)當事人申請,對房屋價(jià)格進(jìn)行評估。二號房屋系未獲上市交易許可的房屋,無(wú)法進(jìn)行價(jià)格評估,經(jīng)詢(xún)問(wèn),雙方均同意該房屋按份額進(jìn)行分割繼承。訴訟中,張某旭、張某斌為證明張某斌系張某旭之養子,張某旭與林某賢結婚后張某斌隨張某旭和林某賢一起生活直到成年,與林某賢形成繼子女關(guān)系,提交了收養公證書(shū)及某單位出具的關(guān)于張某旭干部人事檔案中有關(guān)張某斌記錄的說(shuō)明。某單位出具的關(guān)于張某旭干部人事檔案中有關(guān)張某斌記錄的說(shuō)明的內容:“顯示張某斌為張某旭的兒子?!绷帜澄?、林某杰認可收養公證書(shū)及某單位出具的關(guān)于張某旭干部人事檔案中有關(guān)張某斌記錄的說(shuō)明的真實(shí)性,但不認可張某斌與張某旭形成收養關(guān)系,亦不認可林某賢與張某斌之間形成了繼子女關(guān)系,認為張某斌未與張某旭和林某賢形成實(shí)際上的撫養關(guān)系。為此,林某文、林某杰提交了北京市初中學(xué)生學(xué)籍卡片、……、常住人口信息查詢(xún)打印表中張某斌的父親、母親一欄中均登記是其親生父母,認為張某斌的相關(guān)登記表中仍然登記為張某斌與親生父母的關(guān)系。對此,張某旭、張某斌對上述證據的真實(shí)性認可,認為登記的信息不是真實(shí)的生活情況,學(xué)籍檔案中寫(xiě)與親生父母的關(guān)系是不想讓人知道張某斌是單親家庭,且收養公證的張某斌地址與對方提交的是址是一致的。林某文、林某杰向本院提交的被繼承人林某賢所留自書(shū)遺囑,認為該遺囑是合法有效。張某旭、張某斌認為該遺囑未注明年、月、日,不符合法定形式要件,并認為該遺囑不是被繼承人林某賢的真實(shí)意思表示,但未就此提交相應的證據。裁判結果一、現林某賢名下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一號房屋歸張某旭所有;張某旭于本判決生效后三十日內給付林某文該房屋折價(jià)款人民幣9212350元;二、現張某旭名下的位于北京市海淀區二號房屋由張某旭、林某文、林某杰按份共有,其中張某旭占百分之七十點(diǎn)五的份額,林某文、林某杰占百分之二十九點(diǎn)五的份額;三、現張某旭名下位于海南省三號房屋份額歸林某文、林某杰共同共有;四、現張某旭名下位于海南省四號房產(chǎn)歸林某文、林某杰共同共有;五、現張某旭名下位于海南省五號房產(chǎn)歸張某旭所有;六、張某旭購買(mǎi)的位于北京市懷柔區六號房屋由張某旭居住使用;房產(chǎn)律師點(diǎn)評遺產(chǎn)是公民死亡時(shí)遺留的個(gè)人合法財產(chǎn)。繼承開(kāi)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遺囑繼承辦理。夫妻在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財產(chǎn),除有約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遺產(chǎn),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產(chǎn)的一半分出為配偶所有,其余的為被繼承人的遺產(chǎn)。依據本案查明的事實(shí),本案涉案的財產(chǎn)的取得是在張某旭與林某賢婚姻關(guān)系存續期間,故均為張某旭與林某賢的夫妻共同財產(chǎn)。林某賢去世后,應將共同財產(chǎn)的一半分出歸張某旭所有,其余的為林某賢的遺產(chǎn)由繼承人繼承。關(guān)于張某斌的繼承權問(wèn)題,比較本案雙方提交的證據及本案查明的事實(shí),張某旭收養張某斌公證在先,與林某賢結婚登記在后,在張某旭與林某賢的婚后共同生活期間的張某旭人事檔案中亦明確記載了張某斌是其兒子,雖然張某斌在初中、高中的學(xué)籍登記表及常住人口信息查詢(xún)打印表中張某斌與親生父母的關(guān)系表述未變更,也不能由此否定張某旭與張某斌之間的收養關(guān)系。張某旭與林某賢結婚時(shí),張某旭系初婚,法院由此認為張某斌與張某旭、林某賢之間形成了撫養關(guān)系,即張某斌與林某賢之間形成了繼父子關(guān)系,故張某斌依法有繼承林某賢遺產(chǎn)的權利。因張某斌在張某旭與林某賢結婚時(shí)已十一歲,至張某斌十八歲其與林某賢之間形成撫養關(guān)系只有七年,在張某斌繼承林某賢遺產(chǎn)時(shí),法院應予以考慮。林某文、林某杰所述張某斌與張某旭和林某賢未形成實(shí)際上的撫養關(guān)系,林某賢與張某斌之間未形成繼子女關(guān)系的主張,舉證不足,法院不予采信。對于被繼承人林某賢寫(xiě)有自書(shū)遺囑的日期問(wèn)題,該遺囑在日期落款處寫(xiě)有“xx歲生日”雖未直接寫(xiě)明年、月、日,但“xx歲生日”這一天是能夠表明具體的、且是唯一排他的年、月、日,是具體日期的另外一種表述方式,比直接寫(xiě)明年、月、日更能表達這一天的特殊意義,并不違反自書(shū)遺囑對于日期要求的形式要件(原案件中寫(xiě)明了具體幾歲的生日,此處為保護當事人隱私,未寫(xiě)明)。故張某旭、張某斌認為該遺囑未注明年、月、日,不符合法定形式要件的抗辯理由,法院不予支持。張某旭、張某斌認為該遺囑不是被繼承人林某賢的真實(shí)意思表示的抗辯主張,未向法院提交相應的證據證明,缺乏事實(shí)依據,法院不予采信。本案的涉案財產(chǎn)中先析出一半歸張某旭所有,其余由林某賢的繼承人張某旭、張某斌、林某文、林某杰進(jìn)行分割繼承,其中一號房屋中屬于林某賢的一半按林某賢的遺囑由林某文繼承,另一半歸張某旭所有,法院確定該房屋歸張某旭所有,由張某旭給付林某文房屋評估價(jià)格的一半折價(jià)款為宜。二號房屋雙方均要求按份額進(jìn)行分割,法院亦先析出一半歸張某旭所有,另一半作為林某賢的遺產(chǎn)由其法定繼承人繼承。同理,對三號房屋、四號房屋、五號房屋先析出一半歸張某旭所有,另一半作為林某賢的遺產(chǎn),由其法定繼承人繼承。對于六號房屋的分割、繼承問(wèn)題,因該房屋系該村農村集體土地上建設,未取得國家相關(guān)部門(mén)批示,亦未取得國家相關(guān)部門(mén)頒發(fā)的房屋所有權證書(shū),該房屋的購買(mǎi)人為張某旭,故相應的房屋利益及居住使用歸張某旭,由張某旭按該房屋購買(mǎi)價(jià)格的一半作為林某賢的遺產(chǎn)由其法定繼承人繼承。每個(gè)案件都有特殊性,需要律師對案情進(jìn)行細致的分析,才能有專(zhuān)業(yè)的判斷,我們團隊擅長(cháng)處理各類(lèi)房屋糾紛,如果您遇到相似案件,我們真誠的希望您可以來(lái)電詳細說(shuō)明情況,我們會(huì )盡力為您解答!
    共和縣律師-靳雙權律師
    靳雙權律師
    2024-07-20
    人瀏覽
  • 共和縣律師咨詢(xún)
  • 共和縣律師問(wèn)答
問(wèn)題還沒(méi)解決?
馬上咨詢(xún)共和縣律師
8,864
在線(xiàn)律師
60分鐘
無(wú)限溝通
99%
問(wèn)題解決率
提交問(wèn)題
接入律師
獲取解答
立即咨詢(xún)
還有疑問(wèn)?馬上咨詢(xún)8,864位在線(xiàn)律師,3分鐘快速解答。
立即咨詢(xún)